·中文 微博&博客 ·ENGLISH   

 

 

郑重声明>>
《银河护卫队》翻译之殇
《银河护卫队》翻译之殇
作者:admin  发表时间:2014-10-18
 

  这不是电影翻译的贾秀琰第一次挨骂。

  和之前网友们给《黑衣人3》与《环太平洋》的翻译轮流“捉虫”相比,10月11日美国漫威影业新片《银河护卫队》上映后,一份字幕翻译bug记录以更迅速、更完整、更专业的状态出炉,由看了三遍的网友、长期从事美国脱口秀节目听译的谷大白话整理,他凭回忆记录了错误41处,漏译11处,不准确25处等80余处足以影响到故事背景、笑料、人物关系的台词。

  在谷大白话罗列的这份清单里,有纯英语基础上的错误,把outfit翻成“捡来的”,实际上只是一件“外套”;“green whore”翻成绿老虎;“my father and his father shall finally be revenged”应该是“终于能给我爹和我爷报仇了”,字幕是“我父亲和祖父酝酿了这次复仇”;另外,有美国漫画汉化经验的网友旅合金也发现,男主角对监狱官员竖起中指,他的原话是“Sorry, I don't know how this machine works”原意是“抱歉啊我搞不清这玩意(指自己的中指)是怎么回事”,但是字幕是“我没动这个机器(中指),它是机械自动的”;“Knowhere”翻成了“不毛之地”,令网友们怀疑贾翻译是不是没见过这单词,是听译的,错听成了“nowhere”;更有低级失误,以复数形式出现的“moons”此时表示卫星,而不应该是字幕里出现的“月亮”。

  一直关注这个话题的观众不会陌生,最早身份为“伊甸园字幕组老人、大学英语教师”的网友“少数派memetics”就指出贾秀琰英语水平有问题,是把“every two weeks(每两周一次)”翻成“每次两周”的那种水准,且没有对字幕进行严格校对,只求八一厂规定的重要数字如年份不能出错,就这样“带着几十处甚至更多的词义或情境上的错误上了大银幕”。

  令漫威影迷最不满的是翻译对原著的轻视,对其中一些固有的背景信息随意更改。

  比如《银河护卫队》的男主角Peter来自“Terra”,谷大白话指出,在拉丁文里,terra是指地球、土地。大多数接触过四六级、专四专八、托福、雅思、SAT/GRE等考试的朋友们在分析词根、词缀时都见过这个词。在剧中,男主角是来自地球的,而不是“特蓝”星,“编剧使用terra是为了显得古雅,可以译为地星……字幕完全无视了编剧的苦心。”

  贾秀琰翻为“特蓝”的举动,是非常自我和大胆的,她已经面对过漫威迷的轰炸了,依然故我勇气可见一斑。去年夏天《环太平洋》上映时,贾把机甲战士的攻击动作“肘部火箭”翻成了日本经典动漫《圣斗士星矢》里的“天马流星拳”,被吐槽到各大网站,看到吐槽后,她回应这是考虑到该片导演是日本动漫迷,两个动作都是肘部发力,很相似,所以借用一下“天马流星拳”,没什么问题。

  这个解释令影迷更加愤怒。

  “她认为很接近就可以借用?向导演和制片方核实了吗?她对漫威系列了解多少?这些都有根源,少则七八年,多则几十年,形成了几乎是教科书式的系统。在美国大量漫画粉丝在等待着电影的上映,谁敢改动其中的专有名词和人物背景?这就好比去跟美国观众说孙悟空不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不能因为有文化差异就去歪曲它原本的意思。况且贾秀琰翻译成特蓝,原意是地星,你说这俩词对普通观众来说有什么接受上的区分?就算你英语不好,你上google,在图片里搜terra,出来的全是地球。”星际系列的骨灰粉丝Chris这样告诉记者。

  贾秀琰一个人几乎吸引了所有针对电影翻译的炮火。抛开粉丝们的愤怒,论原因,客观地说,可能是因为她的确是很有“风格”。

  学中文出身的贾秀琰,当初被八一厂的王进喜找来做翻译,就是看中了她的中文背景,王进喜的道理是:电影是给中国人看的。在这一思想的指导下,贾秀琰的翻译风格逐渐形成,她在《黑衣人3》里用过“天地悠悠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在《银河护卫队》里用过“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等中国诗词或者常用的书面语,也打开思路希望使对话更亲民,加入了“坑爹”、“Hold住”等网络流行词,还有大量中国人认识的名人,比如赵本山小沈阳。在这次争议发生时,记者尝试联系贾秀琰请她做出回应,但直到截稿前都没有收到回音,从以往的采访中,她多次强调拿到的台本上有注释,自己意译是为了“通过一些适当的再创作,以加强中国观众对国外笑料的理解,最大限度上忠于原片,在这个基础之上能带给大家一些娱乐,这就是翻译最大的乐趣”。这句话依然激起Chris他们的愤怒,他们认为贾秀琰所说的“乐趣”是一个中性词,如果它是建立在不专业的基础上,这个“乐趣”就会影响观众的观影感受。

  “她在翻译时自觉地代替观众思考,将一些需要背景或者有文化间隔的词汇直接本土化,或者弱化其原先的意思。”传媒心理学研究者李钦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说,“好处和坏处都很明显。对于那些将电影完全当做纯娱乐的观众来说,会觉得亲切,容易接受,看着轻松,也能产生新的笑点。但一些长期观看外国电影和美剧的观众就不同,最大化地还原影片的风格和内容是最重要的,能提供双语字幕是最好的,那么贾秀琰的翻译显然是违背了这部分观众的需求——破坏了他们的思考,打断了观影的连续性,还有不少错误能被英语好的观众直接听出来,这个感受是非常糟糕的,挨骂是一定的。但客观情况是,在巨大的票房里,后者数量要远远小于前者,也就是说绝大部分看《银河护卫队》的观众不在乎男主角是来自‘特蓝’还是‘地星’,他们是来看好人和坏人打架的,来吃爆米花的。这也应了八一厂的分管领导王进喜说的,找贾秀琰来翻是为了给中国人看。”

  普通观众的回应显示,李钦的观点是被支持的。10月12日在北京双安的UME影院晚上九点多,一场I-MAX的《银河护卫队》结束,记者随机采访了几对观众,他们都还沉浸在电影中,只有一个人提到“波洛克”那个梗没看懂,但并不妨碍对电影打出高分。在各大电影网站上,除了一些资深影迷谈论贾的翻译,大部分人对《黑衣人3》、《环太平洋》、《银河护卫队》都给予了好评。谷大白话的文章出现后,产生了大量转发,一些普通观众回过神来,发现自己遗漏了信息,跟在后面嚷嚷了几声,持续不满的仍然是资深影迷和漫威的粉丝。

  不断有粉丝在微博上@漫威影业,投诉中国版的翻译,希望他们能够重视这件事,影评人magasa说这是徒劳,“当前外国大片的译制,是由负责进口的中影分配给长影(长春电影制片厂译制片分厂)、中影(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译制中心)、八一(八一电影制片厂)、上译(上海电影译制厂)这几家来完成。贾秀琰老师属于八一厂,每次的译制任务肯定是由厂里指派给她的。投诉的效力链条,应该是找八一厂最管用,其次是中影,再其次才是好莱坞片方。不过看之前网上的八一厂领导王进喜访谈,他对贾老师还是挺满意的。你跟八一厂投诉估计没用。”

  magasa在知乎上的这段“调侃”恰恰说明了一些问题,去年Mtime时光网就贾秀琰的翻译展开来做的专题中也深入探讨过这样的断层和间隔,译制片的操作环节如王进喜自己所说,仍然在“计划经济”时代,与动辄十几亿票房相比,像是隔着二十年光景。一部片子的译制费5万元,除了租棚,还要分摊给译制导演、录音、配音、翻译各个工种,时间却是市场经济时代的,王进喜回忆,《哈利·波特与魔法石》只给了5天完成译制工作。译者多是兼职,人员在小圈子里流动,整个工作流程是作坊式的,贾秀琰在读研究生期间仍然在做翻译,每天只有晚上才有时间工作,只是人们很难想象那么多大片与中国观众见面的过程是如此仓促,而译制群体如同纸本译者一样没有得到应有的报酬和充裕的工作时间。

在许多语言专家看来,电影翻译因具有瞬间性和无注性,还要调和口型与内容的矛盾,两种语言的时长不一,解决文化缺省等问题,比纸本翻译更加困难。国内开设译制片专业的只有两所大学,而就在今年9月,中国传媒大学取消了已经开设11年的影视译制专业,不再招生,原因是11年来毕业生几乎没有从事本专业工作的——又是一个恶性循环。

  有人提到民间字幕组也是无偿翻译,却赢得赞誉,提议电影翻译需要引入竞争,也有民间字幕组主动找到王进喜,但被拒绝了。

  这倒不是说电影制片厂思想保守,在技术上也有鸿沟,magasa谈到:“有人建议进口片翻译可以外包网络字幕组,我认为这是把影视翻译想简单了。首先应了解,配音台本的翻译和单纯的字幕翻译不是一回事。现在的译制片制作环节,要先翻译配音台本,再在这个基础上修订字幕本。可能一线大城市的年轻观众已经不太看配音版了,但对整个中国的电影市场来说,配音版还是无法缺少的。配音台本要考虑的因素比单纯的字幕要多得多,比如对口型,比如一句话中音节和字数的限定,比如要配合特定配音演员的风格。无论网友对官方翻译多么愤怒,也不意味着网络字幕组可以无缝引入到译制片配音翻译的流程中。”

  在贾秀琰之外,是一个行业的弊端,她一人担了骂名。

    来源:经济观察报 日期:2014年10月18日 作者:纳狄

    心译翻译工作室

发布人:admin    已被浏览 1734

»郑重声明:本网站文章均来源于原创和网络转载,所有内容仅代表个人观点。版权归心译翻译工作室和文章所有人共有,欢迎转载。但未经作者同意转载必须保留此段声明,并给出文章链接,否则我们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心译翻译工作室

 浏览首页      |     在线咨询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公司


友情链接: 教育加盟网 英孚教育 Breaking News English 简历英语翻译 翻译报价 CATTI官网 语言翻译学习网 中国翻译协会 合肥白癜风医院 翻译公司 essay代写 艾曲波帕 恩杂鲁胺


Copyright©心译翻译工作室
上海翻译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港辉路528弄3号1101室 邮编:201306
Tel:86 13122781320
Email:xinyifanyi@163.com
沪ICP备12011645号
     

未标题-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