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微博&博客 ·ENGLISH   

 

 

郑重声明>>
上海译制片的那些好声音 忆往昔岁月留声叹
上海译制片的那些好声音 忆往昔岁月留声叹
作者:admin  发表时间:2014-2-4
 
    据《新闻晨报》报道,八旬苏秀日前出版了“余音袅袅——苏秀《我的配音生涯》有声版音碟”,赵慎之、曹雷、童自荣、刘广宁等配音界艺术家带着那个年代的高雅气息助阵;上影3D再造经典动画片《大闹天宫》,配音阵容全明星到奢侈,冯小刚、陈凯歌、陈道明、刘晓庆、周立波、姚晨、陈佩斯等献声;即将上映的好莱坞大片《丁丁历险记》,IMAX版采用原音配字幕……曾经那些无比熟悉的声音已渐渐成为大家记忆深处的经典;而其他的声音开始甚嚣尘上,明星配音、原音字幕成了观众观看进口大片的首选。

  曾经一个月才能配一部片子,如今三四天就能完成;曾经讲究字正腔圆,如今追求俗语、时髦话;曾经上译厂陋室扰民,如今迁新址设备亚洲领先;曾经童自荣为《玩具总动员3》配主角不到千元,如今“喜羊羊”系列“绵羊音”喊出10万天价……自中国影视剧有配音以来,上海配音力量绝对是必须浓墨重写的中坚力量。在这个多元化的时代,上海配音界的众人如何踏着前辈的足迹,迎接全新绽放?

  想当年

  条件太差,曾因配音险“扰民”

  上影翻译片组是新中国最早开始影片译制工作的机构,后来发展成为上海电影译制厂。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上译厂译制了来自40多个国家的600多部电影,从《佐罗》到《简爱》,从《英俊少年》到《茜茜公主》,始终伴随着一代人的青春记忆。

  作为上海电影译制片厂的第一批演员,现年85岁的苏秀见证了译制片的变迁。1950年,24岁的苏秀就到了刚成立的上影翻译片组报到。1949年前,上海也放好莱坞电影,但是没有配音,只是在国泰这样的大影院,在放映外国片的时候,会给观众配个小耳机,耳机里有一个声音同步念故事情节。为了让电影更走近普通百姓,有了译制片的需要。而如何让外国人说中国话,别说配音演员们没有经验,上译厂第一任厂长陈叙一也在琢磨。苏秀回忆,翻译片组创建之初甚至连怎么对口型也不知道。曾经用掐秒表的办法来记录原片每句话的长短,再按那个时间长度来确定中文字数,当然这是行不通的,因为每个人说话的语速不同,同样五秒钟,语速慢的只来得及说六、七个字,如果让体育解说员说,说不定可以说十五、六个字。现在想起来,那些办法又笨又不合理,可当时没人知道该怎么办。经过多年培养,才逐渐形成了翻译、导演、演员、录音、剪接一整套译制程序。经过摸索,陈叙一认识到“剧本翻译”最为关键,提出对原片“上天入地,紧追不舍,拐弯抹角,亦步亦趋”等原则。童自荣回忆,《佐罗》的剧本,陈叙一是一字一句改到底的,“就像那个教堂里面,本来说的台词是比较罗嗦的,有的还词不达意什么的,给他一修饰,一推敲,我这就感觉到,念起来都很过瘾,什么‘女士们,先生们’,本来不是这样说的,本来是‘诸位,诸位’,就不如‘女士们、先生们’这样帅。”据悉,最初译制一部影片常需花费40~60天。而到了1980年后,译制一部影片只需十多天了。

  上影翻译片组初时设在江西路福州路的一间办公室,后迁至万航渡路,和美术电影制片厂在一个大门里,将一间十五六平方米的旧汽车棚权当放映间,录音棚搭建在二楼的大阳台上,是个又小又闷的标准“漏音棚”,1976年搬迁到永嘉路383号的原孔祥熙住宅,在那里缔造了译制片配音的繁荣。据介绍,在万航渡路时,工作条件很差,常有“扰民”事件发生。上译厂译制导演孙渝烽回忆,当时有些戏需要有残响、混响声,现在录音时开个混响器就解决了,但当时必须在棚外过道里安装大喇叭,要开棚录,才能达到效果声,“这些戏一般都放在晚上夜深人静时录。开始我们没有注意。‘着火啦,快来救火啊!’‘杀人啦,快来救命,救命!’——这样的台词喊声把周边的老百姓惊醒了。从那以后凡是晚上要录大混响声,都得事先向厂周边的居民干部打好招呼、出安民告示。”到了夏天,棚里录戏实在受罪,虽有冰块、电风扇降温,但有些演员还是会受不了把汗衫脱了,赤膊上阵配音,传为笑谈,而永嘉路383号因盛产配音明星,俨然是粉丝们心中圣地。

  经典太多,配音演员也“追星”

  那时的配音演员,邱岳峰、毕克、李梓、刘广宁、赵慎之、曹雷、尚华、富润生、童自荣、乔榛、丁建华等,都是当时声名赫赫的明星,学养深厚,配音讲究字正腔圆。苏秀回忆,多数译制片爱好者都知道乔榛、刘广宁等,每天都有影迷从全国各地寄信给丁建华、童自荣等人,当了30多年当家花旦的李梓大概是收到信件最多的配音演员,包括各种求爱信。

  当时的配音演员选拔颇为严格,除了嗓音条件,对文学素养等都要求颇高。苏秀表示,回想起来,自己百分之八九十的技能是在上译厂学的,当时陈叙一淘汰了一些人,除了让演员们读外国小说,还要求他们学外文,“我先跟广播读了俄文,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又去夜校读了

  英文,七十年代又跟广播读了法文。尽管每种外语都只学会了一点,但确实给工作带来了一些方便。他(陈叙一)说唐诗宋词都很讲究意境,对演员很有帮助;又主张我们有空去听听评弹,去学学评弹艺人的说表功夫。他还特别提出翻译、导演应该读读圣经,因为西方影片中经常会涉及到圣经典故。”她表示,为什么以前大家觉得他们配音说的是字正腔圆的普通话,可却有洋味儿,“是因为我们一定要贴切人物。每句话都要讨论,一个翻译去翻,另一个翻译现场修改,互相监督。”当时配音演员就是很多年轻人的“追星梦”。据介绍,丁建华出生在一个革命家庭,父母都是军人,在部队文工团当兵时,看了上译配的几部阿尔巴尼亚电影、日本《山本五十六》等“内参片”,1976年退伍后,她去考了上译厂,经过复试才考上,配了很多日本电影里的女主角,后来日本电影《追捕》中扮演真由美的日本演员中野良子专门写文章感谢丁建华把她带到了中国。童自荣也介绍,自己是上海戏剧学院大学本科毕业生,好不容易进入上译厂,跑了五年龙套,才有了1978年配《未来世界》主角查克的机会,再一年才有了成名作《佐罗》等。

  1984年,苏秀从上译厂退休,去了上海电视台译制部,延续着上译传统。现在SMG主持人林海,就曾在该译制部有过一段难忘岁月,上世纪末本世纪初为《天堂的金币》竹野内丰、《在爱的名义下》唐泽寿明、《流星语》张国荣等配音。1981年,上海电视台首次译制外语片——26集日本电视连续剧《姿三四郎》,由播出科科长黄其组织译制工作,聘请上海电影译制片厂毕克、苏秀任导演,播出后观众反响极其强烈,遂于1984年成立了译制组,推出的《成长的烦恼》、《东京爱情故事》等电视剧皆有万人空巷的播出效果,后因相关部门收回海外进片权等管理规定风头大减。苏秀心心念念地盼着译制片的复苏,不甘心国内译制片就不能像国外译制片那样长久,痛心如今为配音的准备时间越来越少、片方宁要明星高人气不选好声音等。从《我的配音生涯》、《峰华毕叙》到最近的《余音袅袅》,苏秀拾掇着那些遗失的美好,终于也不得不认了,“我们那个时代结束了,这就是我为什么要写‘洛阳城东桃李花’啊。”2004年,丁建华、童自荣正式退休了,前者开始给《哈利波特》系列做配音导演,但年轻人选择看字幕、听原声的越来越多,已很难欣赏译制片的美好;后者也会受邀给一些动画片配音,但即便为《玩具总动员3》这样的好莱坞大片配主角,报酬也不到千元,而明星配音报酬以万、十万计。

  现如今

  配音明星少了,明星配音多了

  2003年,迁址虹桥路广播大厦的上译厂,配备了更高级的影像设备。现任上译片副厂长刘风,是《精灵鼠小弟》“大白猫”、《怪物史瑞克》“侠客猫”、《功夫熊猫》里阿宝等的配音,自称““配猫专业户”。刘风介绍,目前上译厂的配音设备和技术都达到了全亚洲一流的水平,工艺流程也渐趋完善,“过去一个月配完的活儿,现在3、4天就能完成。”

  但是观众“闻声辨人”的个性化声音已渐渐远去。当《简·爱》、《红与黑》换成了《功夫熊猫》、《丁丁历险记》等,当越来越多的观众倾向于“原音加字幕”的观赏方式,配音明星被明星配音取代,配音日渐成为一种宣传、营销手段,远离艺术光环。有配音演员表示,如今配音不可能像传统配音那样精雕细刻,尤其明星配音质量更难保障。全明星配音阵容的3D版《大闹天宫》发布会后接受采访时,原画设计严定宪对3D版孙悟空由李扬配音较为满意,“当年他模仿邱岳峰,惟妙惟肖。”但也对其他明星配音有所忧虑,“以前配音是大家集中在一个棚里配,现在这些明星时间都很忙,片方得就着他们有空的时间跑过去,设备上就很难保障,时间上也紧张。”

  字正腔圆少了,网络用语多了

  不过,这两年《怪物史瑞克4》、《功夫熊猫2》、《里约大冒险》等动画片在配音时加入了大量“本土俚语”,比如““草菅驴命”、“你是不是按揭买房了”、“你这个丝绸控”、“把神马都看成浮云”等,为译制片配音吹来一股清新之风,让观众颇感亲切。上译厂配音演员、译制导演狄菲菲表就示,很多人对译制片的认识还停留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但现在的译制片其实已经很灵活了,有一次看到有对年轻情侣因买不到英文原版电影票而很不开心地去看配音版,结果一开场就乐翻了,“看到这些原本不看配音的观众陶醉其中,我觉得很高兴。”而刘风介绍,从《加菲猫》开始,上译厂就改变了以往中规中矩的翻译风格,运用更贴近生活的语言,大胆加入一些当下的流行语,并且要求配音演员在发音腔调上注重生活化,而不只是字正腔圆。

  然而,在为动画片配音的人群中,专业配音演员、明星都不是主力。据悉,如今几乎70%的配音演员都是兼职的。孙海峰经营了一家“吸引力工作室”,一边接动画公司的单子,一边找配音演员干活。本职工作是一家企业宣传的邱迪,就是其中一名配音演员。入行4年来,邱迪的年均工作量是给两三部动画片配音,在兼职配音演员里,已经算是“劳模”级别:“有些片子动不动就300多集,很凶悍。”而配音已构成了他经济收入的大头。以一集20分钟的动画片为例,邱迪大概要说4分钟左右的话,报酬在400元左右:“给喜羊羊配音的那些人,远不止这个数。”据介绍,给灰太狼配音的张琳,本身是广东话剧院的演员,这两年里虽然经常在全国拍戏,但都不惜自掏腰包买机票飞去为“喜羊羊”新剧配音,包括一些“喜羊羊”形象广告的配音。而广告是配音演员一棵新兴的摇钱树。有媒体报道称,两年前,康恩贝和原创动力签下了授权协议,让“喜羊羊和灰太狼”担当其旗下儿童食品的广告形象。该集团高管吕庆忠要制作2011年新的广告片,对方开出了10万元的制作费,其中最主要的一项是必须请动画片的原版配音演员来配音,令他惊讶于要花10万元为“声音”买单。

  有人忧心忡忡,有人踌躇满志

  业内人士称,在日本,动漫产业的偶像“声优”(配音演员)早已进入一条成熟的流水线,《灌篮高手》流川枫的配音者绿川光就拥有大量粉丝,而目前中国动画片配音界远没有培育出自己的偶像,“这里的差距,足足有100年。”同济大学电影学院配音专业方向负责人饶丹云认为,目前国内配音演员其实出现了人才断代现象,当年上译厂那一批老艺术家那样的水平几乎已无人能企及,如今国内的配音演员容易走向两个极端:因为动画片红,业务就源源不断,有的收入甚至比播音员和主持人还高(比如“喜羊羊”);如果配得不好,就越来越接不到活,甚至连生存都成问题。

  而对于“配音事业正在走下坡路,配音演员一代不如一代”的说法,刘风极不同意。他认为,眼下配音行业在国内呈上升发展的势头,市场很好,“现在已经提出了‘声音设计’的理念,未来不仅是动画片,在广告、游戏方面也会有所涉及,将吸引更多年轻人的关注。”上译厂拥有全亚洲领先的录音设备,除了继续以电影译制为主业外,还将利用自身的丰富资源积极开展电视节目制作、Flash动画片制作、IPTV等相关业务,并主动介入广告片配音、有声读物配音等。今年上译厂就已杭州方面合作上译(杭州)声音产业基地,将开展包括进口电影电视译制、广播剧制作、无障碍电影及音像制品制作、广告声音设计制作、媒体全方位声音包装等制作业务。此外,今年上译厂决定开办唯优学院,有志于此者,可以通过选拔参加这个堪称未来“中国声优工厂”的配音培训班。他表示,配音是个很大的舞台,相信配音演员经受磨炼后,可以成为不仅适应观众、也能带动语言前进的艺术家。

    来源:东方网 作者:彭骥 日期:2011年11月14日

    心译翻译工作室

    网址:http://www.xinyifanyi.com

发布人:admin    已被浏览 1873

»郑重声明:本网站文章均来源于原创和网络转载,所有内容仅代表个人观点。版权归心译翻译工作室和文章所有人共有,欢迎转载。但未经作者同意转载必须保留此段声明,并给出文章链接,否则我们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心译翻译工作室

 浏览首页      |     在线咨询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公司


友情链接: 教育加盟网 英孚教育 Breaking News English 简历英语翻译 翻译报价 CATTI官网 语言翻译学习网 中国翻译协会 合肥白癜风医院 翻译公司 essay代写 艾曲波帕 恩杂鲁胺


Copyright©心译翻译工作室
上海翻译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港辉路528弄3号1101室 邮编:201306
Tel:86 13122781320
Email:xinyifanyi@163.com
沪ICP备12011645号
     

未标题-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