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微博&博客 ·ENGLISH   

 

 

郑重声明>>
被“纵容”的少年作者
被“纵容”的少年作者
作者:admin  发表时间:2014-1-15
 

    2011年10月至2012年5月,当时读小学六级的吴昕玙完成了她人生的第一部10万字小说《冷血天使》,有关成长、吸血鬼,有关浪漫爱情。2013年6月,小说在家人的帮助下顺利出版,在新华书店、当当网都可以购买到。常州市作协青少年分会主任徐澄范说,以如此小的年龄出书,在常州不多见。

  一个小孩何以完成10万字书稿?如果尝试着对作者本人以及她生活的环境有所了解,不难发现,这本书是在多少成年人的呵护下出炉的。小姑娘的成长空间自由宽松,大人们允许孩子描写爱情,同意孩子在一定范围内因写作而影响学业。

  少年作者的成长故事,离不开大人们的此般“纵容”。

  这些日子,《冷血天使》一直躺在我的办公桌上,一些当了家长的同事路过,得知这部巨著出自孩子之手,会饶有兴致地翻一翻。我发现,大家感兴趣的点,其实不在孩子到底写得有多好多专业,而是集中在这几个方面:

  孩子是如何爱上写作的?

  孩子为何有如此写作的自信与自觉,竟能独立完成整部书稿?要知道,这对于热爱文字的成年人来说,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作为孩子的家长,为什么要坚持帮助孩子把这本书出版?

  一个上小学六年级的小姑娘,何以有写一本书的自信与自觉

  阅读量并不惊人,但喜欢的书会反复看无数遍

  按照课程安排,孩子们三年级才被要求写作文,字数要求两三百字。而吴昕玙的妈妈吴彬回忆,孩子在小学三年级没上作文课之前,常常已经能一写1000字左右了。那些夹杂着拼音、错别字以及许多不通顺语句的长篇大论甚至都称不上是“作文”,就是孩子随意写下的字句。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吴昕玙喜欢文字,爱写东西。吴昕玙妈妈至今还保留着孩子在更小时候写的一些小纸条,有写给父母的,也有写给姐姐的,“很多小点子,小创意,都喜欢写下来与我们分享”。

  吴昕玙看书的方法也与很多孩子不同。“与大家猜测的阅读量一定非常庞大不同,其实她的阅读量并不十分大!”吴彬说,“但是看书的方法有些不同,她喜欢的书,会翻上很多遍。”三四年级时,吴昕玙喜欢E·B·怀特的《夏洛的网》,喜欢沈石溪的动物小说《狼王梦》和《羚羊飞渡》,其中的精彩段落甚至都可以背诵。五六年级时开始读中国当代作家霍达的代表作《穆斯林的葬礼》、名著《呼啸山庄》,仍旧是喜欢的段落、章节反反复复看,直到脱口而出。

  小姑娘也可以有写一本书的勇气

  在《冷血天使》的扉页上写着,作者“深受《暮光之城》小说及作者的影响”。吴昕玙读小学中年级时,《暮光之城》的电影和书在孩子们中变得极为流行。当时还在上初中的姐姐这样向吴昕玙推荐:“这是我看过的最好看的一部书和电影!”

  作品中所描绘的普通女孩与帅气吸血鬼那爱情与危险并存、幸福与危机共处的故事,对尚未成年的少男少女们,的确有着磁石般的吸引力。

  该书的作者美国人斯蒂芬妮·梅尔的励志故事,也给了吴昕玙很大的触动:“她写书前是全职妈妈,完全没有经验。”那么,小姑娘也可以有写成一本书的勇气。

  “在我看来,吴昕玙有如今大多数孩子缺失的韧劲”

  2011年10月,当吴昕玙在作文本上写下《冷血天使》的第一行字时,在她当时就读的局小六(2)班中,不少同学也在自己面前默默摊开着稿纸。据吴昕玙当时的语文老师金东旭回忆,班上十几位孩子都正儿八经地写起来。

  真正坚持到最后的,只有吴昕玙。“有个同学,当他写好这一个开头,突然又对另一个故事感兴趣,于是又去写另一个。就这样,他写了无数个开头。”吴昕玙说,“还有一个同学,倒是一直坚持的,可是因为事先没有框架,他只能一直写下去,都写到37章了,越写故事越多,无法结尾!”而吴昕玙的做法是先拟好框架,定好每个章节的基本内容,然后才开始动笔。

  金东旭老师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在我看来,吴昕玙有如今大多数孩子缺失的韧劲。在局小,午休的时间是比较自由的,当大多数人在操场恣意享受奔跑的时候,她却经常在教室里写作。这份定力是很难得的。”

  吴昕玙的写作节奏是在校完成500字,回家再完成500字,每天如此,除了周末休整一天。而所做的这些,完全出于她个人的自觉,“我们从没对她有过要求。”吴彬说。

  “纵容”孩子描写爱情,“纵容”孩子在一定范围内影响学业

  “昕儿也被卡过几次,但是没关系,与不被允许尝试的孩子比起来,她肯定是更早学会吃鱼的”

  11月3日,本报读者节的后备厢活动现场,吴昕玙的爸爸也专程开车过来为女儿搭了个摊子,售卖孩子的新书《冷血天使》。当小姑娘一刻不停地回答着读者们的咨询,孩子的爸爸就在一旁安静地看着。当天场面堪称火爆,几小时售出了50多本。

  “这孩子从小就喜欢挑战,喜欢出点子,敢去做别人不敢做、不会做的事!”吴彬说。吴昕玙家的墙壁是这几年新刷的,“要不然都不能看啦!”她指着客厅沙发背后那一整面墙,“喏,那时候整面墙都被她画满了,什么都往上乱涂乱画,整篇的诗也会往上抄!”

  三四年级时,从小帮忙照看吴昕玙的阿婆生病了,急需用钱。小姑娘急中生智,收集爷爷的旧报纸和自己的旧书,在家里开了一个“书报亭”赚钱,当然,顾客也仅限家人。

  “幼儿园时和姐姐一起办家庭春晚,姐妹俩关起门来排练,不准大人看。正式表演时,进门给大人发自制的门票,节目中间还插播广告,当年电视上流行大运摩托的广告,她们就一人俯下身子当摩托车,另一人当车手,笑到我们肚痛!”这些看似与写书无关的童年趣事,吴彬认为它们也有共通之处:“在安全合理的范围内,不要给孩子设定什么,让他们自由发挥!就像从小我就鼓励孩子们自己吃鱼,告知基本规则就可以了:有鱼刺需要慢慢吃,不能同饭一起吃。昕儿也被卡过几次,但是没关系,与其他不被允许尝试的孩子比起来,她肯定是更早学会吃鱼的。”

  “我选择信任孩子”

  在《暮光之城》的小说与电影中,都有大量篇幅是描写爱情的。这也是当时吴昕玙所在班级的部分家长反对孩子接触这部作品的原因。“我们有个同学的妈妈,还搬出在南京一所大学的教授,说:你看,人家教授都说了,这部书是垃圾!”

  在《冷血天使》中,吴昕玙也尝试着描写自己心中的“纯洁的爱情”。妈妈吴彬的态度是,“密切关注,不轻易插手”。而金东旭老师的观点也与吴彬基本一致,“如果只将爱情看做是人类一种纯洁而美好的情感,我觉得孩子写到这个也不要觉得大惊小怪。尤其在这个自媒体时代,孩子的身体和心智发育都比以往早,成人强势干预适得其反。从孩子的情感发展来看,这也是孩子从自然情感逐渐过渡到社会情感的必然反应。”

  孩子每天在写作上花的时间过多,是否会影响学校的学业?这个问题,身边也有不少家长问过吴彬。妈妈的回答是:“影响是一定存在的。但我问过孩子,你能确保学业吗?她说能。我就选择信任孩子。”

  “我们不怕丢人”

  当吴昕玙还在埋头苦写时,爸爸承诺:“你只要写得出来,我就想办法帮你出版”。初稿完成后,孩子的家人辗转找到了凤凰传媒旗下的江苏美术出版社,自费出版此书。

  有着10年图书编辑经历的魏申申是这本书的责任编辑。这也是她工作以来第一次碰上为小作者当编辑,“我们也与家长确认过,是否为本人所写。”魏申申说,因为“不管从编排还是体量、行文,都比较成熟,小学生能写到这个程度非常不容易。”

  孩子父母的态度也给魏申申留下深刻印象:“他们告诉我,我们不怕丢人,尽量最大限度地保留孩子的原稿,哪怕有些问题,只要不是硬伤,都可以不改。”

  说到担忧,也不是没有。吴彬偶尔上家长QQ群,都会迎来一阵骚动,“小才女的妈妈来了!”“作家妈妈好!”这并不是妈妈期望看到的,在她眼中,女儿要强,完美主义:“作为我来讲,并不想孩子太出名,这样她的压力可大了!”

    观点

  相比同龄人,她去过更远的地方

  金磊  常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小不凡作文教育机构主任

  这十几年来,出版在我国也变得相对容易了。但一个小学六年级的小女孩,完成一本十万字的书稿,还是一件了不起的事。

  它是一个浩大的工程,里边包含了小作者的热情与失落、执着与退却、喜悦与哀伤、自信与茫然……这些伴随写作而生的种种情绪纠结,比这本书的质量更有意义,它是一种锤炼。相比同龄人,她去过更远的地方。将来,只要她想,一定能去更远的地方。

  找到珍视孩子人生经历和体验的独特方式

  金东旭  原局小教导处分管语文学科,现在天宁区教师发展中心工作

  如果每一位家长都能这样来“平视”,甚至“仰望”孩子的“拙作”,那么孩子在人生之初就能得到成长的正能量。当然,前提是家长的初衷要“单纯”一点。

  只要家长用心,在各自经济条件允许的范围之内,我们都能找到珍视孩子人生经历和体验的独特方式。

    来源:常州晚报 日期:2013年11月24日 作者:朱臻

发布人:admin    已被浏览 1407

»郑重声明:本网站文章均来源于原创和网络转载,所有内容仅代表个人观点。版权归心译翻译工作室和文章所有人共有,欢迎转载。但未经作者同意转载必须保留此段声明,并给出文章链接,否则我们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心译翻译工作室

 浏览首页      |     在线咨询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公司


友情链接: 英孚教育 Breaking News English 简历英语翻译 翻译报价 CATTI官网 语言翻译学习网 中国翻译协会 翻译公司 CGTN 国新办 上海日报 中国日报 研招网


Copyright©心译翻译工作室
上海翻译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港辉路528弄3号1101室 邮编:201306
Tel:86 13122781320
Email:xinyifanyi@163.com
沪ICP备12011645号
     

未标题-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