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微博&博客 ·ENGLISH   

 

 

郑重声明>>
走出去的翻译接力
走出去的翻译接力
作者:admin  发表时间:2018-9-7
 

    ▶▶▶泉京鹿

    日本翻译家。毕业于日本费利斯女学院大学日文系。曾留学北京大学,曾担任中国外文局《人民中国》杂志日文版专家,为《朝日新闻GLOBE》连载近十年每月一次推介中国畅销作品,并在多所日本高校教授翻译、中国文学、中国语言等课程。主要翻译作品有余华的《兄弟》,安妮宝贝的《告别薇安》,田原的《双生水莽》,王跃文的《大清相国》等。所译九把刀之《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因为同名电影,带动出版热度,出版两周即加印。

    泉京鹿

    为什么翻译文学畅销书?

    “畅销书并不意味着一定是好作品。”

    不时有人这样批评或讽刺我的翻译工作。

    我每三个月在日本的报纸《朝日新闻GLOBE》介绍中国的畅销书,已连载快十年了。到现在为止,我翻译出版过十多部作品,大部分是所谓的畅销书。

    我翻译过周国平、卫慧、成君忆、安妮宝贝、余华、田原、郭敬明、王跃文、阎连科等在中国广受欢迎的作家的畅销书,他们的作品销售数达十万册甚至数百万册。我没有只翻译某位作家作品的讲究,于是有人说我选择翻译作品“没有节操。”

    的确,从我是看到什么书畅销就翻译什么的角度来看,或许是没有节操。但从我本人来讲,选择作品后决定翻译时有两个我自己的原则。到现在为止,我翻译过的作品都至少符合其中一个原则,或两个原则都符合。

    我选择翻译作品的原则:

    第一,我非常重视和珍惜跟作家本人的关系。翻译作品之前跟作家本人认识。他(她)作为作家、作为人值得尊敬,我作为读者、作为朋友,非常有翻译他(她)的作品的意愿。

    或者也有过这样的情况,之前不认识,读完作品后非常感动,然后找作家本人见面,进而喜欢上这位作家,跟他(她)相处得很好。

    第二,是在中国国内非常受欢迎,好多人都知道的畅销书。因为我觉得在我们生活的当下,同一个时代生活着的很多中国人阅读的书,日本人也是应该读的,不管是什么领域的书。有时候有人告诉我“所有的畅销书不一定都是有很高文学价值的,也不一定都会留传后世。”但是我觉得该判断这一方面的不是我,而是每一个通过翻译成日语阅读中国作品的日本读者。但判断那些作品是否好之前的问题是,翻译成日文的中国现代文学作品太少。没有那么多选择。对日本有些人来说,中国文学有“看起来很难”“不容易接近”的印象。因为这些人中大部分是没有读过中国文学作品的。

    另外,中国文学作品在日本翻译后到日本读者手里时,无论怎么样的好作品也会遇到非常厚且非常高的墙。

    这就是出版的墙。说起来日本的出版业好多年一直不景气,跟过去最好时候比起来整体上书籍销量很不理想,一直往下滑,所以不太好卖,不知道好不好卖的海外文学作品的译本,要费力实现出版是相当不容易的。

    这也许是没有办法的事。汉语翻译成日语的时候,文字数量就大概变成了1.5倍甚至1.8倍。所以汉语原著不算很厚的书,翻译成日语时会变成原著的接近两倍的厚度,价格也相应会贵起来。因此在有些日本人的印象中,中国文学的翻译书很厚、很贵,很多人会犹豫买、不敢买,出版社也不敢卖、不敢出了。

    为了让日本出版社决定出中国文学作品的日文翻译版,为了说服他们,我们翻译人员得准备各种各样的数据和资料。那时候“在中国上市后马上达到五十万册”“在中国销量达到一百万”等一看就知道的数字和信息,很有说服力。“在美国已经出英语翻译版”、“将出法语版”、“全球好多国家已经决定出版翻译本”等有关翻译的信息也非常重要。无论多么优秀的作品,有没有这些比较客观易懂的数字和信息,对于超越日本出版这堵很厚很高的墙的可能性有很大的不同。

    坦率地说,我觉得这是很难过、很遗憾的事情。除了这种比较好宣传的畅销书之外的中国文学的书,再怎么好的作品也很不容易成功出版日语翻译版。

    跟日本相反,在中国的书店里,可以看到非常多的日本文学作品。现在在中国,从古典到去年刚出版的新作,多得让人惊讶不已的日本作品,中国人都可以享受翻译成中文的日本作品。谁都知道的畅销书和不朽的名作就不用说了,只有行家才知道的、比较独特的爱好者才知道的作品也都有陈列。作为一个日本人来说,在中国的书店里很显眼的地方能随处看到好多日本文学作品的翻译书,而且这些书还非常好卖,确实很开心。这源于大量的中国日语译者和出版社的编辑的努力,他们把日本文学作品送到中国读者的面前,广大中国读者也很高兴地享受到了这些书。

    与此对照遗憾的是,在日本不懂中文的日本人可以享受到的中国文学的翻译作品,实在是非常少。

    我自己开始翻译中国文学作品,是年过三十岁之后。我从小非常热爱文学,但不太爱学习外语,大学的专业是日本文学。我跟汉语的缘分是上大学时候选择的第二外语。虽然汉语和日语都用汉字,但发音和语法都跟日语太不一样,对我来说很不习惯,考试成绩也非常糟糕。我认为我自己大学毕业后,也许不会跟汉语有缘分了。为了一个纪念,大学二年级的暑假,我参加了一个月的学汉语的短期留学班。从那次留学之后,我很想了解这个很深奥的叫中国的国家和非常有魅力的中国朋友们。回到日本后,我有了想通过电影、小说来了解中国以及中国人的想法,想阅读中国人的喜怒哀乐。很遗憾的是,我没有遇到这样的作品。

    在东京市中心的大型书店里,中国翻译书的书架是很小的一部分。而且这很小的书架里大部分的书是古典文学。在东京神保町有几家专业中国书店,但当时连在那些书店里也几乎找不到我期待的以现代中国为背景的小说的日语版。而且大部分书都在四五千日元以上,对学生来说这是完全不敢出手的价格。

    到现在为止,这种情况还算不上有大的改善。

    我1994年大学毕业后,到北京大学留学。然后在北京的日本广告公司工作,其间经历过各种各样的工作,在北京生活了十多年,也在中国旅游了不少地方。过去在北京生活,我感到非常愉快,如果可能的话,我本来不想回日本,想一直留在北京生活下去的,至今还非常后悔那时候回日本。

    我的第一本翻译出版的作品是周国平的《妞妞:一个父亲的札记》,这是我来北京后第十年,也就是2003年出版的。我在北京期间,和不少中国作家进行了深入交流。

    后来到2010年,我为了生小孩离开北京回东京,不过到了现在还是非常想念北京的生活,想念中国的书店,我每年都像回老家一样回北京。每次回北京逛书店,看到大量摆放的翻译成中文的日本文学作品的时候,我感觉到作为一个中文翻译我自己的努力还不够,我非常想翻译更多的作品!

    我在日本的报纸《朝日新闻GLOBE》上连载介绍世界各地的畅销书的栏目叫《从北京的书店》,每次介绍中国畅销书时候,我和编辑部那边都收到不少读者来信。这些信上说:“栏目上介绍的中国书还没出日语版吗?”“非常想看日语版”等。说实在的,我感觉到在日本的中国文学的读者粉丝越来越多。想更多了解有关中国的事情、中国人的想法、中国人的喜怒哀乐的人确实越来越多。每当看到很多爱看日本文学作品的中国人来日本旅游,到作品中所写的故事发生地以及跟作家有缘的地点旅游,享受“圣地巡礼”。我都能再次感受到,更多的中国作品翻译成日文后将会形成的文学的力量!

    我相信对于阅读这些作品并到访中国的日本人来说,这些中国作品能帮助他们更多更深地了解中国。

    来源:北京晚报 日期:2018年9月6日

    心译翻译工作室

   

发布人:admin    已被浏览 419

»郑重声明:本网站文章均来源于原创和网络转载,所有内容仅代表个人观点。版权归心译翻译工作室和文章所有人共有,欢迎转载。但未经作者同意转载必须保留此段声明,并给出文章链接,否则我们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心译翻译工作室

 浏览首页      |     在线咨询      |     加入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公司


友情链接: 阿里微微 英孚教育 GMAT保分 教育加盟 中国彩虹热线 水草阁 英文简历模板 专利翻译 场外股票配资 翻译报价 CATTI官网 语言翻译学习网 中国翻译协会 上海育婴师培训 金大宝 大英图书馆 进口清关 n厂手表 北京二手房网


Copyright©心译翻译工作室
上海翻译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港辉路528弄3号1101室 邮编:201306
Tel:86 13122781320
Email:xinyifanyi@163.com
沪ICP备12011645号
     

未标题-1